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首页 / 宜宾新闻 / 正文

宜宾女子肿瘤手术后发现"白挨一刀"?家属要求赔8万,医院说太高走司法途径

2018-4-20 21:34| 发布者: qzuser942 | 查看数: 351

手术进行到一半,发现实际情况与诊断不符,只好放弃手术,不仅“白挨了一刀”,还耽误两个月工作。

4月18日,患者家属范女士向宜宾新闻网记者反映了其母亲谢女士的遭遇。对此,宜宾市第三人民医院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表示,院方是否存在误诊或是否存在责任需要通过医疗鉴定决定,建议患者通过司法途径维权。

/ 手术发现无肿瘤,患者“白挨一刀”?/

据范女士讲述,2月23日,其母谢女士来到宜宾市第三人民医院体检,通过B超诊断以“畸胎瘤”收入妇科治疗,由于其母在广州工作,咨询医生是否可以过两个月再手术,“当时医生告诉我们,瘤子很大且会长大、病变,很危险,建议马上手术。”

患者病历显示:“鉴别诊断为卵巢肿瘤,良性可能较大,不排除恶性肿瘤,需进一步手术,术后病检鉴别。”

然而,2月26日手术当晚,范女士在手术室外等待两个小时后却被告知,“并未找到肿瘤,但子宫有些偏大,是否切除子宫?”范女士回忆称,在等待的时间内,医生曾以“子宫可能存在其它病变”为由,4次询问家属是否切除子宫,均被家属拒绝。

据《手术知情同意书》内容,谢女士的手术中“未见明显分界清晰瘤体”,在文书下方“暂不处理”与“行子宫切除术送病检进一步明确”两个选择中,患者家属选择了“暂不处理”。

/ 转诊结果大不一样,家属质疑医院误诊 /

让范女士心生疑惑的是,事后,她将母亲送到宜宾市第一人民医院就诊,得出结论是“无须治疗,定期复查即可。”又通过网络问诊,将三医院B超检查情况、一医院彩超检查情况发给宜宾市第二人民医院医生进行诊断,被判定为“肿块不大影响不大,无须手术、无须吃药,定期检查即可。”

范女士表示,医院与医院检查结果差异巨大,让他们一家人质疑宜宾市第三人民医院故意引导患者手术、术中故意引导患者家属同意切除子宫,质疑其可能存在误诊、违规操作、过度医疗。

“我们理解中,合理的误诊是可能的,但我认为母亲的情况并不在‘合理失误’范围内,较为离谱。”范女士说。

“他们怎么能这样对待病人!”采访中,范女士显得特别激动,称一家人因“肿瘤”遭受了巨大的精神压力,发现诊断有误后又遭医院百般推脱,从2月份至今,两个多月未能有一个明确说法。


▲《手术知情同意书》中显示,发现无异常,询问是暂不处理还是切除子宫,家属签字暂不处理。受访者供图

/ 医调委建议医院全责,院方拟赔偿5830元 /

自母亲手术之后,范女士一家与医院就赔偿问题一直未能谈妥。4月17日,双方在宜宾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调解记录显示,医调委组织医学专家对医院是否存在过错责任问题进行了合议评估,建议医院承担全责。

院方表示接受,并研究后决定赔偿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费、精神抚慰费等共计5830元,另退还交纳的医疗费3182元。

患者一方则称,该赔偿不能接受,目前术后是否有后遗症不能确定,手术后两个多月患者不能上班(此前谢女士月薪4000余元),这次手术给患者造成较大心理阴影,为处理此事患者一家付出大量精力和时间造成的损失,要求赔偿8万元,双方未能达成一致。

4月20日,范女士告诉记者,由于“走流程”太花费精力,他们目前只希望获得“合理的赔偿”。

/ 院方:建议患者通过司法途径明确责任 /

4月18日,宜宾新闻网记者来到宜宾市第三人民医院办公室,其负责人吴女士表示,针对患者谢女士一家与医院的纠纷,院方建议患者走司法途径,并通过医疗事故鉴定确定医院是否有责任。

记者问:医调委建议承担全责,是否能说明院方有责任或过错?

院方认为,此类事件中,只有司法鉴定、医疗事故鉴定得出的结果才是公正且具备强制性效果的。

记者问:院方是否认为自身在该事件中不存在责任或过错?

院方表示,该事件属于医疗专业领域事务,非专业人士无法予以判断。

/ 专业人士:误诊可能存在 /

记者将患者病历交给成都市某三甲医院相关专业人士查看,对方表示,据病历,该事件中超声科检查可能存在误诊,将患者子宫腺肌症考虑为卵巢畸胎瘤。

但由于患者为绝经妇女,进行这样的手术并不存在问题;从病历上看,手术的流程也并没有违规操作的痕迹。如果要从医疗事故的角度来说,则要看患者是否致残、是否致伤、有没有影响到今后的生活来考虑赔偿与否。

/ 律师:协调不下 必须通过鉴定明确责任大小 /

四川明炬(宜宾)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颜福圣认为,患者若要明确责任,争取合理赔偿,必须先进行医疗事故鉴定,明确是否医疗事故,是何种级别的医疗事故,再进入司法流程,根据医疗事故造成的损害确定赔偿。但由于医疗事故鉴定要求高,过程缓慢,通过司法途径大约需要半年以上才有结果。就赔偿方面,患者损失可能不大,医院提出赔偿5830元偏低,但患者提出赔偿8万元偏高。

律师称,应该注意的是,什么样的误诊应当归于过失,医院方要承担责任;什么样的误诊是难以避免的,可以加以宽宥。关键在于,院方是否“未尽义务并对患者造成了人身损害”。因此,鉴定是关键,要通过鉴定来定性,确定有无过失、有无责任及责任大小。
82760710-B875-4DA7-8168-BE21B6DB086D.jpeg
221B366C-7DF7-4783-B80F-268212B810D6.jpeg
CBDBCC7A-0A6C-4F3F-98E1-8B1364746383.jpeg
66345EBA-1350-4A79-B73F-A1995F3F03D4.jpeg

快速回帖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还有插入视频等功能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2017-2018 爱四川 http://www.ischuan.com/蜀ICP备16021634号 非经营性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