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雇佣歧视是一种人为的病毒

发布日期:2022-07-29 04:11    点击次数:59

  整个社会在面对包括新冠在内的传染病时,还是缺乏科学精神。

  近日,一份上海迪士尼乐园招聘保安的启事在网上广为流传,其中“去过方舱,确诊过阳性的不要”被指歧视新冠康复者。而这或成为普遍现象,有媒体发现,不少企业都或明或暗提过类似招聘要求,其中不乏富士康、欧姆龙等知名企业。

  详细报道>> 阳性康复者求职遭拒?上海迪士尼度假区官方声明

  针对新冠患者康复后受到雇佣歧视的现象,7月5日,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管理学院特聘教授、中国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陆铭联合上海合勤律师事务所吴刚等四人发表《关于减少劳动力市场上新冠康复者歧视的建议》,详细整理了相关法条,强调对康复后的新冠患者的雇佣歧视违法,呼吁企业、相关部门和社会关注此问题,并为企业、工信部、司法部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媒体提出了具体的建议。

  在发出建议后不久,陆铭接受《中国慈善家》专访,作为长期研究劳动经济学的专家,他对劳动力市场上仍存在法治意识淡薄现象表示遗憾,也深感人们还缺乏换位思考。“如果我们今天不能够平等地对待他们,那么明天、后天、未来的某一个时间,当你也感染了新冠或者其他的传染病毒,是不是也会受到不公平的对待呢?”

  《中国慈善家》:为何会发出这样一份建议?

  陆铭:我关注到《新闻晨报》的一篇报道,文中采访了一些案例,感觉有必要紧急呼吁一下,于是向法律界的人士请教,还有我的两个学生一起,写了这个建议。

  从报道中涉及到的个人和企业来看,我感觉这样的现象可能还不是个案,所以我也询问了一些企业,得到的回答不太一样,有的说没有(这种现象),有的说有。

  只要这个现象在一定范围之内存在,就有必要去关注,呼吁一下,可能就能帮到受影响的人群。借这个事情我也想提醒相关的企业和行业,劳动力市场中不能因为考虑一些短期的事情,就忽略了相关做法严重违法的事实。

  《中国慈善家》:为什么要为受歧视的新冠康复者发声?

  陆铭:首先,最直接的原因就是有新冠史的人在找工作时碰到困难,尤其是一些收入不高的人,正面临失业和生活的困难,这是让我们非常痛心的,应该为他们呼吁。

  其次,这种本不应该存在的歧视现象已经触及到了法律。因为根据《劳动法》《传染病防治法》《就业促进法》等相关法律,不得以是传染病病原携带者为由拒绝录用,对于一些患有传染病、传染病康复者、病原携带者,是不应该有雇佣歧视的。新冠康复者受到的歧视,是所有劳动力市场中潜在的歧视在当下一个具体的表现。实际上,我们的劳动力市场上还是有法治意识淡薄的现象存在,也提醒我们,公平就业仍然任重道远。

  第三,有些新冠患者实际上是曾经在方舱的工作人员、志愿者,在为社会做贡献的时候感染了新冠,但治愈之后却受到了招工歧视。如果这个问题不及时得到纠正,在短期内是对这些打工者有影响,不公平;从长远看,大家以后就更不愿意牺牲个人利益,来追求公共利益。如果下一轮疫情再来,还会有人愿意做志愿者吗?谁来保护我们呢?

2022年4月16日,吉林省吉林市,新冠肺炎确诊患者治愈出院。2022年4月16日,吉林省吉林市,新冠肺炎确诊患者治愈出院。

  《中国慈善家》:目前建议已经提交给相关部门了吗?

  陆铭:我们已经提交给政府的相关部门,因为我是民建会员,也通过民建递送了一份社情民意。另外,借助媒体的力量,我也希望能引起更多的关注和转发。最开始我是发在朋友圈,大家都点赞支持,还是挺感动的。

  《中国慈善家》:有些建议很具体,比如在当地健康码信息中,不再显示一个月之前核酸检验的信息,从源头上掐断歧视新冠康复者的信息来源。如何让这项建议真正落地并发挥作用?

  陆铭:我们很希望工信部等部门能够看到我们的建议,目前正通过一些渠道间接反映,希望有更多的呼吁来帮助传递。

  其实我不认为在生活和就业领域有必要在个人手机信息里查找过去感染新冠的记录,或者核酸检测的历史记录。至少可以不显示一个月之前的核酸检验记录,这样就能从源头上杜绝对于新冠患者康复后的就业歧视。

  当然,也有朋友提醒我,康复者还是有复阳的可能性。但即使有这种可能性,保留一个月内的记录就能保证筛查到吗?我觉得更重要的,是要消除这些记录对于已经康复人群可能产生的影响。

  《中国慈善家》:我们明明已经有相关法律,但招工歧视甚至解雇仍然普遍存在,您认为原因是什么?

  陆铭:产生新冠康复者就业歧视的原因是非常复杂的。

  第一是法治意识淡薄。现在国内很多企业可能仍然没有意识到,歧视、解雇曾经感染新冠病毒的员工是涉嫌违法的。我们也希望能让大家提高法律意识,如果自己遭遇到了这种歧视,要明白是可以提交劳动仲裁部门或者工会进行维权的。一旦企业相关的歧视行为被劳动监察部门查实,是要受到处罚的。

  第二,我觉得要有一个处罚和监督机制,比如劳动监察。媒体和社会的监督也很重要,如果这个现象发生了,却没有媒体等发声,那么可能劳动监察部门也没有意识到这是个问题。虽然我和吴刚律师目前都没有接到相关求助,但我个人认为,只要媒体报道中所讲的一些现象是存在的,且是有一定的普遍性的,那么学者和律师的联合呼吁就是有意义的。

  第三,更广泛地讲,我觉得整个社会在面对新冠在内的传染病时,还是缺乏科学的精神。企业违法之外,歧视现象的产生有没有社会基础呢?比如说之前就出现过新冠患者康复以后没有办法及时回到小区,小区里也有居民不愿意让他回家。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不管是业主还是租户,小区有没有权利阻挠回家?实际上是有很多模糊地带的。

2022年6月30日,山东省邹城市某人才招聘会。2022年6月30日,山东省邹城市某人才招聘会。

  在大家没有办法客观、科学、理性地去对待新冠疫情相关问题的时候,社会会出现一种莫名的恐慌,尤其是在愈后患者回到家中、重返就业岗位等时候。对此,社会各界都需要反思。

  第四是某些防疫政策的执行也可能存在一些问题。比如企业复工复产后,如果发生疫情传播,企业是要负责任的,只能谨小慎微,所以我们这个板子也不能完全打在企业上,应该强调的是新冠疫情的防治措施本身有没有到位,而不是看结果。一味按照结果对企业进行处罚,企业就会采取相应的行为,将自己的风险降到最低。但不管政策如何,企业对于康复者的歧视也是不合法的,他们得为此负责。

  《中国慈善家》:即使复工,来自单位和同事的隐性歧视可能是更严峻的问题,甚至有康复者患上抑郁症,对此,您认为我们还能做什么?

  陆铭:我觉得,法律的归法律,道德的归道德。

  法律的归法律,是指在一些可以诉诸于法律的方面要明确法治,比如招工不要有新冠史的人,解雇这些人,或者招聘的时候明确提出要查过去一段时间的核酸报告。这些都涉嫌违法,该投诉的投诉,该仲裁的仲裁,劳动监察部门对相关的行为人跟进调查处罚。从公共部门角度来讲,不管是工会、司法局,还是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的劳动监察机构,都要负起各自的主体责任。因为劳动者在涉及法律纠纷的问题上可能处在弱势地位,所以也要有法律援助的手段。

  法律之外,尤其是一些隐性的歧视,可能还没有涉嫌违法,只能是通过加大宣传,让社会形成某种共识——基于理性、科学的共识,才有可能解决。

  2020年武汉疫情之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实际上对消除新冠康复者歧视发过一些文件。我们建议现在还要发,自上而下地发,由劳动部门发到企业,社会上也要形成一种观念,这样做是不对的。媒体要出来讲话,普通人也要发声谴责。

  我觉得,现在社会仍然缺乏换位思考。病毒无情,每个人都可能非常偶然地感染,如果我们今天不能够平等地对待他们,那么明天、后天、未来的某一个时间,当你也感染了新冠或者其他的传染病毒,是不是也会受到不公平的对待?这些问题,需要所有人不断地去发声,呼吁来构建一个平等、公正、和谐的社会,来让新冠康复者能够顺利、安全、无障碍地回归正常的生活和工作。

  相关新闻

  “进过方舱的不要、阳过的不要”,晨报调查:招工市场存在歧视新冠阳性康复者(周到)

  “进过方舱的不要、阳过的不要”这是最近一段时间,曾感染过新冠的陈峰和他的同伴在求职时遇到的问题。

  今年春天, 东风15陈峰从外地赶赴上海,在方舱医院工作时期被确诊为阳性,但他如今早已治愈出院。本该迎接新生活的他却发现,无论在微信兼职群里,还是去招聘会现场,找工作时不少企业都会要求查验近两个月的核酸检测记录,并拒绝招录。

  近日,新闻晨报记者记录了陈峰和与他类似情况的其他两位曾为方舱志愿者治愈出院后的求职受阻记。同时,新闻晨报记者也随机走访了浦东和松江两区的一些劳务中介,试图求证在当下的上海,像陈峰这样有过新冠阳性确诊经历的求职者找不到工作到底是个例,还是普遍的情况。

  上海方舱志愿者阳性康复后求职遭拒:从方舱离开后,他在街头流浪一个月

  即使偶尔有阵凉风拂来,六月的上海依然热得让人闷得慌。22时许,结束一天繁忙的工作,大多数市民早已回家舒服地冲个澡,准备安然入睡。

  此时,在上海临港某写字楼的地下室里,陈峰习惯性地找了几个纸箱子,熟练地把纸箱沿着缝隙撕开,将纸板平铺在水泥地上,这就是他今晚的“床”,旁边放了一瓶水、充电宝和几盒蚊香。

  ♦️陈峰晚上睡觉的地方

  结束了一天的“流浪”,陈峰早已顾不上蚊虫的叮咬,刷了一会微信群里的消息后,就躺在纸箱上准备入睡。这时,一束刺眼的手电筒灯光突然打了过来,原来是写字楼的保安发现了陈峰,保安提醒他和同伴们:“这里不允许打地铺,尽快离开。”陈峰只得起身,收拾好他的全部行李,走到户外,一番寻找后,他将希望寄托在不远处公园内的凉亭里。

  这已经是自6月1日起离开方舱后,他在上海“流浪”的第30天。从2020年至今,新冠改写了很多人的命运轨迹,陈峰也不例外。

  陈峰是湖北十堰人,今年28岁,单身未婚,父母都在农村务农,身体不大好。他之前一直在广东工作和上班,在电子厂、工地都工作过,随着疫情的反复,他也做了很多防疫方面的工作。

  4月7日,通过一家劳务派遣公司的介绍,他和其他几位同伴从广州来到上海,打算在方舱做志愿者,开始给的价格是一天工资800块,陈峰心想,赚钱的同时,也能为抗疫做一份贡献,这个工作还不错。12日开始,陈峰便正式进入国家会展中心方舱里面工作,主要工作内容就是帮忙发放物资、转运防疫物资,收拾生活垃圾、地面清洁,拖地,以及帮医护人员打下手,包括方舱里面各种需要做的事情等。

  ♦️保障证

  4月20日这天,陈峰被安排上夜班——从凌晨三点到第二天早上九点,当天晚上上班前要抗原检测,陈峰被检查出了两条杠,同时他也出现四肢无力、嗓子痛等症状,随后即被确诊为阳性并在方舱内接受治疗,直到治愈出院。

  出院以后,陈峰没有固定的住所,让他没想到的是,在找住宿的时候,一些小旅馆发现他4月两次核酸检测记录为阳性,就拒绝了他住宿的要求。于是,他开始了自己的“流浪”生活,先是去了虹桥火车站打地铺,再去了松江九亭,然后来到了临港。

  ♦️核酸检测报告

  眼下,陈峰只能暂时露宿在临港的公园里,晚上就睡在公园的椅子上,害怕蚊子咬得睡不着,他买了蚊香。他将行李放置在公园另一处“隐秘的角落”,产品展示 一大桶水、一个大书包装得鼓鼓囊囊、一个大黑色垃圾袋里面装满衣服杂物,所有东西堆在角落里,用雨布盖着藏好。

  ♦️陈峰行李

  往后,当人们来公园里露营野餐时,会想到这里曾经是有过阳性记录的外来务工者无家可归时寄身的地方么?

  “‘阳’过的我们找工作为何这么难”

  陈峰一边“流浪”,一边也通过劳务市场、微信群的招聘信息,想要在上海找一份临时的工作,但让他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在他加的几个微信群里,不管是电子厂、还是保安、快递分拣员等,都在招聘要求里写到:“阳过的不要、进过方舱的不要。”这让他有点错愕,自己这样的情况难道就找不到工作了吗?在网上看工作的同时,陈峰也打算去招聘现场去碰碰运气。

  ♦️“阳过的不要,去过方舱的不要”

  6月15日,背着双肩包,拉着行李箱的陈峰,走在浦东新区周浦镇的一个公交车站旁,看到路旁有人摆着招工广告的易拉宝,招工的人上下打量了陈峰一番,便问陈峰,“你是不是要找工作?”陈峰答,“可以啊,你们这里是什么工作?”对方随即又问道:“兄弟,你有没有在方舱里待过?之前阳过没有?”陈峰想起之前在网上看到的很多招聘广告里特别提到的这一条,害怕告诉对方自己曾经阳过就没有后续了,便试探性地回了句,“没有啊。”没想到对方熟练地说道,“那你打开手机里的随申办,我看看你近两个月的核酸检测记录怎么样。”听罢,陈峰无奈地摇了摇头,离开了公交车站。

  ♦️迪士尼

  ♦️富士康和大金

  ♦️欧姆龙

  陈峰把自己的遭遇发在了和其他方舱工友一起建的微信群里,很快就有其他人回复,表示也遭遇了和他相类似的情况。

  刘硕和陈峰一样,他们一起从广州来上海,并在国家会展中心方舱里一起担任志愿者工作。4月24日,刘硕被确诊为新冠感染者,5月13日治愈出院,5月24日和6月1日复阳过两次,6月8日出院后,又在隔离酒店一直隔离到16日。

  刘硕从隔离酒店出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工作。但他看到自己加的一些兼职群里很多招聘广告里都写道:阳过的不要、进过方舱的不要,刘硕心里纳闷:“我身体都没什么事情了,为什么找个工作这么难呢?”

  暂时不打算回老家的刘硕准备在上海先租个房子,他找一些之前认识的朋友询问,朋友给他推荐了浦东新区康桥的房源,不到10平米的小单间每月租金800块,朋友还特地嘱咐他两点:不要说是他介绍过来的,也不要说自己曾经阳过。但刘硕觉得,这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自己曾经为抗疫做过贡献也算是英雄,于是他就如实地和房东讲了自己的情况,房东一开始不想收,但最终还是让刘硕住了下来。

  ♦️刘硕在上海的住处

  眼下,刘硕最要紧的事情就是尽快找到一份工作,他有点担心自己的身体,心想自己去工厂里上夜班估计吃不消,送外卖、送快递倒是没有什么问题,不过他最理想的工作还是想做消杀工作,之前也考取过相关的证书。

  “你从方舱里出来的都敢来这里应聘?”这是前段时间,曾鸣听过的最多的一句话。来自于山西忻州的曾鸣在苏州和上海的求职之路同样坎坷。

  在上海务工的他此前曾感染过新冠,治愈出院后的他,先是去了南通隔离,隔离结束后原本想回山西老家,但是电话打过去听到回去还要隔离很久的消息后,暂时决定先不回老家,于是,就从南通去苏州找点临时工做做。他在苏州找了几家电子厂,却都要求查验近两个月的核酸检测记录,屡屡碰壁的他只好打道回上海。

  在上海他同样想求得一份电子厂的工作。在他看来,这份工作至少工资还可以,很多还包食宿,但令他没想到的是,他看到兼职群里富士康等企业在招聘启事里明确写道:阳过的不要、进过方舱的也不要。这让他再一次叹气,不知怎么办。

  除了网上招聘,曾鸣也去过松江车墩的一些劳务公司,对方也要求当场查验近两个月的核酸检测记录。如今,半个月过去了,曾鸣依然没有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目前他也和陈峰一起,晚上随便找个空地打地铺,吃饭基本上靠路边的小炒店、便利店里的泡面来解决。

  记者随机走访上海浦东松江部分劳务中介,中介:迪士尼、富士康、大金等公司都“不要阳过的”

  “没有阳过?那就行”

  在浦东秀沿路康新公路一带,集中了大量劳务介绍所,沿街店面一字排开,此地是上海最大的劳务市场之一。我们走进的第一家中介“XX人力”主要业务是为各大快递公司招工,工作人员正在接待一名年轻的男性求职者。

  “有没有48小时核酸阴性报告?”

  “有。”

  “没有阳过吧?”

  “没。”

  “那行。”

  记者在一边试探性地问了句,“阳过的不行吗?”前台小哥迟疑了一阵,“……有阳的话可以问问别的企业。”

  “快递公司确定不行是吗?”

  “快递的话,有的查得严的就不行,有的就可以。”

  当被告知记者曾于4月份因为新冠阳性入住过方舱后,边上另一名求职者插了句,“4月份的话就没事。”

  此时前台小哥询问,“进厂工作可以吗?有些厂查得不严。张江那里有些做医疗器械的小厂,应该可以,工资6500元/月差不多。”

  沿着康新公路右拐到了秀沿路,是一家专招饿了么骑手的中介。接待我们的一名年轻女员工告知,只要符合年满18周岁和没有犯罪记录两项条件,就可以报名。送一单赚6元,多劳多得。

  “之前阳过要紧吗?”

  “这个不要紧,阳过的话我们给你报备一下就可以了。”

  “我们可以通融,但厂里不通融啊”

  离开饿了么骑手中介,我们穿过马路,沿着康新公路反方向走到和川周公路交界的丁字路口,川周公路上同样也是劳务中介密布。

  “XX劳务派遣”以为电子厂输送工人为主,在听说记者曾经阳过后,接待我们的小哥回答得有些语无伦次,

  “阳过……不要紧。有很多厂不行,但有的厂没事,达丰可以。”

  “达丰是明确阳性也可以?对!”

  记者注意到,在中介张贴的上海达丰(注:电脑有限公司)的招工告示上,注明“依松江区企业招工防疫提示”有几点防疫要求,包括无可疑流行病学史,非中高风险地区,非封控区和管控区;同住人无居家隔离人员;无发热、咽干、咽痛、咳嗽等疑似新冠肺炎症状;报到当日需持48小时内(按采样时间)核酸检测阴性报告及抗原检测阴性结果,或24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报告,且招录现场抗原检测阴性;体温、健康码、行程码均正常;必须要有打过两针疫苗记录。

  我们在广告栏里又随机挑了一家名为日荣半导体的公司询问,

  “这家阳要紧吗?”

  “不一定。”

  “可以通融吗?”

  “这个,(我们)通融是可以通融,但厂里他们不通融啊,对吧?”

  而上海宝山富驰高科有限公司的招工告示则在入职要求中明确写道,“需要上海本地72小时以内核酸,之前阳过或方舱志愿者暂不接收。”

  “这家明确写了阳过的不要。”

  “对,有些是明着说的。”

  “那些没有明说的是不是就代表还有通融的空间?”

  “他们会查你手机的。”

  此时旁边另一名中介小哥就给记者支招,“如果厂里问你,就说没阳过,有些不一定查,但查的话就没办法了。”

  两个小哥互相讨论起来,

  “日月光(指日月光集团,为半导体制造服务公司)也查吧?”

  “对,整个日月光的都查。”

  几十米开外,“XX职介川周公路店”的工作人员将一沓6月28日(采访当日)的招工信息表塞到我们手中。在9页表上,共发布了36项招聘信息,其中9处用人单位明确告知有过新冠阳性史的不要。

  其中上海迪士尼乐园项目保安的招聘信息中也白纸黑字标注了不接收阳过的复原人员。他们拒绝的几类人员是这样的:有犯罪记录,或者有精神类疾病的不要;戴眼镜,明显处有纹身比如手上、颈部、面部;去过方舱,确诊过阳性的不要。

  “人家要是肯要,我们也想送”

  接下去,晨报记者来到松江区车墩影视基地附近的车峰路上,这条路上同样聚集了一长溜劳务中介,是上海另一处大型劳务市场。

  看到记者在门外张望广告栏上的招聘信息,“XX职介”的一名女员工主动上前询问:

  “想找什么样的?我们每天的工作都不一样,每天都在变。”

  “阳过的要紧吗?”

  “阳过可以进达丰呀。”她想了想,“要不然,就是外卖。”

  “是不是工厂一般都不招阳的?”

  “对。”

  “明确表示不行?”

  “对,你不说人家也都会查身份证,一查都能查出来。”

  “我4月份阳的,到现在已经很久了。”

  “无论什么时候阳,一刷身份证都能刷出来。”

  记者向她指出,上海富士康的招聘信息里并没有提到有过阳性史的不要。她摇摇头,“富士康不要阳性的。”

  看记者找不到适合的工作,她提出可以先加微信,然后进群关注每日的招聘信息。“反正到时候再看一下,阳过的暂时(不要)、几乎都很少要的。”

  而在富士康招聘信息的边上,就是上海大金空调的招聘信息,上面写道,“要48小时核酸报告,进过方舱、阳过、做过方舱志愿者的不要。”

  当记者再一次确认,是否招工单位明确向其指出阳过的人不要时,我们得到了十分肯定的回答,“对,要是要的话我们也想送。”这名员工告诉我们,“说实话,阳过的人现在也不少。就算没阳过,在方舱上过班的也不要。没办法,人家都不要,你送去也没用。”

  “是怕复阳吗?”

  “不是怕复阳怕什么,反正所有阳过的都不要。但我估计过不了几天都会要,不要这些阳过的,人家怎么生活呀?”

  “到你们这儿来找工作的人里阳过的多吗?”

  “有,咋能没有啊?你想这个疫情好多阳的……”

  再往前走,“XX劳务”门口有几名工作人员正拿着招聘信息招揽求职者。当记者向他们表示自己曾经阳过时,几个人都陷入了沉默。过了一会儿,有人提了一句“京东快递应该可以”,她旁边的人马上表示,“京东今天已经满了,不招了。”

  一天后的6月29日,之前接触过的一名中介小哥给记者发来信息,还是迪士尼保安的空缺。“把你身份证正面拍照发给我,我给你问一下,行的话下午就可以去面试。”

  但是稍后的另一条信息里,他的口气显得有些失望,“迪士尼暂时没有希望了,要48小时核酸报告,还要没有阳性记录,没有方舱记录。”为了安慰记者,他承诺,“以后没事儿了的话,你是可以进去的,我直接安排你进去。”

  本报记者事后致电上述几家企业求证。记者发邮件给上海迪士尼公关部门邮箱和迪士尼招聘部门邮箱,暂时未得到回复;此前,记者多次拨打上海迪士尼公关部门人员电话,均无人接听。

  大金空调方面,记者联系到了企画财务部CSR法务课课长颜海云,她在电话中表示自己对于这一情况并不清楚,至于公司是否确有这样的要求,他们还需进行调查。随后要求记者将劳务中介的招工信息以邮件方式发送至邮箱。我们稍后收到了大金空调的回复邮件,邮件中表示公司已迅速开展相关调查并已得到结果,“我司在官方发布招聘要求条件时,从未将‘不招收阳性康复人员及方舱志愿者’作为招聘要求条件,也从未向劳务中介提出此招聘要求条件。”

  记者还拨通日月光封装测试(上海)有限公司总机的电话,对方表示,公司产线员工大部分是劳务外包的,具体事务需要跟公司人事部门对接,接通电话的男子拒绝透露个人姓名和职务,并拒绝记者让人事部门转接沟通相关情况的请求。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本文均使用化名)

  快评:谁在制造歧视?

  从法理上看,《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明确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歧视传染病病人、病原携带者和疑似传染病病人。

  况且这些人还不是传染病人,他们只不过曾经感染过新冠病毒并且已经康复,多名权威专家都曾证实:“新冠患者治愈出院、无症状感染者解除医学观察后,体内已产生相应抗体,目前还没观察到造成传播的案例。”“国内外的研究一致证明核酸复阳者没有传染性。”

  在招工环节上,不招录新冠阳性康复者、调阅两个月或者更长时间的核酸检测记录,甚至不招录有方舱工作经历者,这是一种毫无道理的歧视行为,必须及时得到纠正!

  那到底是谁在制造歧视呢?

  许多用人单位都通过中介公司进行招工,中介公司对招工要求进行原创的概率很小,他们发布的招工要求,代表的是用人单位的意志。说到底,还是用人单位出于某些考量,想要将新冠阳性康复者拒之门外。

  但无论他们的考量是什么,都是不合法,也不合理的。

  离开方舱,对于康复者,曾经核检阳性的信息就应该与体内病毒一起死去。他们是和我们一样完完全全的正常人。曾经的方舱经历是他们为抗疫做出的牺牲,而不是歧视他们的理由。请给他们一个微笑。

  也希望有关部门,能重视这一歧视现状,帮助受到不公正对待者,使他们应有的权利,能够得到维护。

点击进入专题: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责任编辑:祝加贝





Powered by 成都超硬数据实业有限公司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建站 © 2013-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